孙传庭
孙传庭(1593年—1643年),字伯雅,又字白谷,代州镇武卫(今山西代县)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进士。崇祯十五年(1642年)任兵部侍郎,总督陕西。次年升为兵部尚书(改称督师)。带兵镇压李自成、张献忠民变。由于时疫流行,粮草不足,兵员弹药缺少,朝廷催战,无奈草率出战,后兵败,在陕西潼关战死,马革裹尸,年约51岁。《明史》称“传庭死,而明亡矣”。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清廷追谥“忠靖”。

孙传庭(1593年-16431113日),字百雅,又字百谷,一字白谷,中国明朝代州振武卫(今属山西)人,明末官员,军事将领,时任兵部尚书,曾生擒高迎祥
       孙传庭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中进士,初授永城知县,天启初年进入北京任职,为吏部验封主事,再升至稽勋郎中,两年後因不满魏忠贤专政,弃官回乡。崇祯八年(1635年)秋,孙传庭返职,升为验封郎中,後来改任顺天府府丞。
        崇祯九年(1636年)三月,请缨任陕西巡抚,负责剿灭农民军。传庭在榆林建军,号为秦军。此时洪承畴正与李自成战於陕北,卢象升调任宣大总督後,民军首领闯王高迎祥自湖广复出,来到陕西,欲自汉中进攻西安。传庭领秦军镇守,高迎祥无法攻克,遂意图自子午谷入,直逼西安。传庭料之,在子午谷的黑水峪以逸待劳,激战四天後,高迎祥溃败,後被俘,送往北京处死,而其外甥李自成继任闯王。
       崇祯十一年(1638年)李自成在潼关南原被洪承畴与孙传庭设伏击溃,带着残部十七人往陕西商洛山逃亡,李自成几乎灭亡。此时明军情势大好,可是清军在此时攻入长城,崇祯帝急调洪承畴与孙传庭回京防御,李自成大难不死。孙传庭与农民军鏖战多年,屡建战功,卢象升战死後,孙传庭代任其职,但因与杨嗣昌等人不和,颇受抑制。崇祯十二年,杨嗣昌弹劾孙传庭假装生病请求卸任,崇祯帝发怒,把孙传庭送入监狱囚禁。
       《大明劫》中的孙传庭
       崇祯十三年(1640年),李自成移军河南,时河南大饥,史载:饥民惟恐自成不至从自成者数万。崇祯十五年(1642年),李自成第三次围攻开封,崇祯帝想起孙传庭,把他从狱中释放,起用为兵部右侍郎,奉命兵援汴梁。不久孙传庭代替汪乔年为陕西总督,斩杀跋扈的贺人龙,接着传庭又转战河南之地,连战连胜,李自成遂向塚头寨(在今南阳境)转移,途中大量抛弃财物,明军竞相争夺而乱阵,天大雨,粮不至,士卒采青柿以食,冻且馁,故大败,造成了柿园之败。明军是役损失将校70余人及步骑数千,传庭败归陕西,计守潼关,柿园一役後,复社诗人吴伟业以为孙传庭阵亡,在《雁门尚书行·序》吟:独身横刀,冲贼阵以殁。从骑俱散,不能得其屍。
       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朝廷命孙传庭兼督河南、四川军务,随後升为兵部尚书,改称督师,加督山西、湖广、贵州及江南、北军务,兵部侍郎张凤翔进言孙传庭所有皆天下精兵良将,皇上只有此一付家当,不可轻动。崇祯帝不从。孙传庭不欲仓促出战,可是在朝廷的催逼下,传庭不得已在八月亲率白广恩、高杰等部10万人出师潼关,同时檄左良玉西上,总兵陈永福、秦翼明分别将河南与四川兵互为犄角。九月,孙传庭在汝州(河南郏县)兵败,李自成一日内追杀四百里地,直撵孟津,明军四万余人战死,损失大量兵器辎重。
        十月初,李自成攻克潼关,总兵白广恩、陈永福投降李自成李自成以十万军围攻孙传庭,孙传庭向渭南撤退,十月初三,孙传庭战死,时年51岁。崇祯却认为他诈死潜逃,没有给予赠荫。同年十月,李自成攻破西安,孙夫人张氏率孙家二女三妾投井自杀,年仅八岁的么子孙世宁被一老翁收养。《明史》称:传庭死而明亡矣。

军事成就

陕西军务

孙传庭在主持陕西军务期间,不断扩充自己的军力和粮饷。西安周围原屯积军队2.4万,田地二万余顷,后来田地都归属于豪门,兵丁只是虚设在花名册上。孙传庭接管这里后,经过治理,得士卒1.1万,年收税计银14.5万两,米麦1.35万石。

为尽早彻底剿灭农民起义军,明廷采纳了兵部尚书杨嗣昌四正六隅的全面围剿方略(又称十面埋伏),并为完成此计划增兵12万,加派饷银 280万两。但孙传庭对此持有异议,他认为:因军兵屡战,多经溃乏受挫之苦,况且连年征战,民力疲竭,此举未必能收到预期效果。由于孙传庭料知他的计划不会被采纳,便着手清点私产,得银两4.8万,并招兵买马,自办围剿所需的人力及资财。当明廷汇集各处上报的招兵募马的数额时,唯独孙传庭的奏疏未送到。素与孙传庭有隙的杨嗣昌于是乘机发难,抱怨朝廷的军法在陕西竟行不通。孙传庭对此上疏申辩道:让我像其他抚,登记郡县民兵的上,于是对及额,就我先前所报屯兵已满额了。何况还有招募练马步军,数目超过一万,怎么会不遵守部建议。到了一百天的时间,商、洛的讯问保持,我都不敢把。然而让敌人进入商、洛,但我不能抵御,则治臣的罪。如果我住商、洛,而逾期不能够消灭寇贼,事情就一定不是我的错

围剿流寇

击败高迎祥

高迎祥进入陕西以后, 卢象升部官军齐集河南西部,堵住了高迎祥东出中原的路子,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消灭高迎祥的任务就落到了陕西官军的头上,具体来说是落到了陕西新任巡抚孙传庭的头上。

高迎祥进入陕南后,洪承畴与孙传庭进行了工作分工,洪承畴重点对付陕北一带的李自成等部,孙传庭则重点对付高迎祥高迎祥部退入陕南山区之后,在荒山野岭无处觅食,人饥马乏。为摆脱困境,他决定走小路进攻西安,给官军来一个突然袭击。孙传庭对此早有预料,在闯王必经之路周至县黑水峪设置伏兵,准备以逸击劳。

崇祯九年七月中旬,高迎祥部果然出现在周至黑水峪,进入了孙传庭的包围圈,双方展开了四天的激战,此时天降大雨,高迎祥部已经连续多日断粮,人马处于半饥饿状态,在大战中渐渐招架不住,官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关键时刻,高迎祥部下乾公鸡张二、一斗谷黄龙叛变。混乱中,叛徒将高迎祥的部卒和坐骑拉走,高迎祥被官军包围无法脱身,只好脱下盔甲藏到草丛里,官军搜山时将其活捉。

俘杀高迎祥之后,孙传庭又乘胜在渭南和咸阳北原打了两个大胜仗,一时声誉鹊起,威名甚至盖过了总督洪承畴高迎祥的败亡对农民军起到了震慑的作用,两位著名的首领张妙手(张文耀)、蝎子块(拓养坤)向明朝投降。不久蝎子块复叛,被孙传庭安插的武大定杀死。高迎祥是民军中实力最强的,蝎子块则是农民军中人数最多的,这两人都死于孙传庭之手,这对农民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转战陕豫

孙传庭折衷了兵部堵截正面,固守商洛的议定,派重兵扼守商洛一带的战略要地。当大天王率领的民军进袭庆阳、宝鸡时,孙传庭迅速回师在合水将其击败。崇祯十一年(1638年)初,此时,只有河南民军对明廷仍具威胁。罗汝才、马进忠、贺一龙、左金王等十三部(即革左五营)联营广达数十里,待机进逼潼关。面对这一形势,孙传庭认为民军主力都在河南,于是率部而东,在阌乡(今河南灵宝县西北)、灵宝的山地间大败十三家兵马,民军窘境日甚,不得已向熊文灿请求受降。但自以主剿著称的孙传庭未采纳熊文灿的劝阻,执意要进攻民军,最终接到杨嗣昌的手书才停止进攻。民军虽受诏归降,但并未解除武装,而是移兵易阵,伺机进袭商洛一带。孙传庭令部将王文清等率部数战民军,民军余部波迫转移内乡、淅川。